青少年网瘾怎样戒除

   上网成瘾就像得了病,需要治疗和关怀,不能弃之不管 

  每天下午3时,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治疗中心的大夫都会组织患者健身。 

  母亲含泪请求医生救救儿子

  “医生,只要你能治好这孩子,我就给你跪下了!”含着眼泪,一位母亲哽咽着对医生说———这是6月25日记者在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治疗中心主任陶然的办公室里看到的一幕。 
在眼泪背后,是这位母亲几近绝望的心。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摆脱网瘾的困扰,她已经操碎了心。

  这位母亲姓张(应当事人要求隐去真名),来自南京,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爱人经商,一家三口原本非常幸福。她的儿子小明学习成绩一向很好,升高中时是年级前几名,还有绘画特长,认识的人都说他上个好大学肯定没问题。但是从高一开始,随着学习压力增大,小明的情绪越来越烦躁,学习之余开始通过网络“解压”。慢慢地,他开始经常泡在网吧里,学习成绩直线下降。父母发现后,苦口婆心地劝阻,结果他根本不听,甚至变本加厉,最后父亲干脆把他锁在家里关上几天。但一放出来,他就会恢复老样子,到后来连学也不上了。去年,张女士夫妇把小明送到南京脑科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可还是不见好转。这一次,家人把他骗到了北京。刚下车,坚称自己没病的小明听说是来治病的,就一头撞向出租车,最后缝了好几针。

  小明已经19岁了,同龄的孩子一个个都上了大学,可是他依然沉迷网络不能自拔。想到这里,张女士就忍不住落泪:“为了让孩子戒掉网瘾,我们不知道跑了多少家医院,花了十几万元,我的眼泪都快流干了。”

  青少年网络成瘾何其多

  安慰完张女士,陶然主任叹着气告诉记者,从临床诊断来看,小明属于典型的网络成瘾症,还有严重的抑郁症。现在,像他这样的青少年非常多。陶然告诉记者,据他预计,全国有网络成瘾者250万—300万。而在网络成瘾者中,有80%的人是12—24岁的青少年。网络成瘾已经成为一个必须正视的社会问题。

  6月17日,暑期“百万家庭健康上网大行动”正式在全国10大城市展开。著名教育学家陶宏开在参加行动启动仪式的发布会时痛心疾首地指出:在北京发生的青少年犯罪案件90%与网瘾有关,“这个情况还不严重吗”?

  记者在成瘾治疗中心看到,前来治疗网瘾的人以青少年居多,他们都是由父母带来的。据陶然介绍,来这里治病的孩子,都不肯承认自己有病,一般都带有抵触情绪。从打扮来看,他们跟普通人没有太大差别,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大多表情木讷,不大理睬人,即使别人主动打招呼,他们也是爱理不理的,很难见到笑容。

  陶然指出,网瘾会给青少年带来很多危害,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造成人格异化。二是失学失业,网络成瘾的青少年大多辍学,很多已经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也因此抛弃了工作。三是浪费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四是造成视力下降、智商下降等症状,很多人甚至有脊柱弯曲、“键盘肘”等生理性病变。五是导致家庭破裂。

  网瘾的“病根”不在青少年身上

  网络成瘾的概念,是上世纪90年代初由美国人戈德博格率先提出的。陶然指出,网络成瘾是一种由神经内分泌紊乱引起,以精神症状、躯体症状、心理障碍以及人格改变为临床表现,导致社会功能受损的一种病症,可分为网络成瘾症和网络成瘾综合征。他认为,青少年之所以容易上网成瘾,是因为人在青春期时,心理和人格还不是很健全,容易受到外部事物的诱惑。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脆弱”,让很多人把网瘾的“病根”归到了青少年身上。但是,陶宏开教授在作客新华网时特别指出:凡事都有因果。孩子上网成瘾是一个果,不是因,是很多不良因素造成的,是家庭教育、学校教育造成的。在采访中,记者从专家那里得到了同样的看法,归纳起来主要有3点。

  一是教育体制的问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认为,现在的教育特别是高中教育,选拔性很强,容易使青少年成为失败者。一项调查显示,96%的父母都希望孩子能考上大学,但目前的教育资源只能让19%的孩子成为大学生。高期望导致的压力很容易使孩子觉得没有出路,最终用网络来麻醉自己。

  二是家庭教育的缺失。陶然指出,网络成瘾者的家庭大致有如下几类:1.父母给孩子的压力过大。要求孩子成绩突出,达不到目标就批评。2.单亲家庭。3.祖父母带孩子的家庭。4.对孩子绝对溺爱的家庭。

  三是病态家庭的问题。陶然说,90%的网络成瘾都是家庭造成的,其中病态家庭(主要指心理病态)占80%。病态家庭主要包括父母感情不合、行为举止不当的家庭;父母有不良心理问题的家庭;父母对孩子过于苛刻,把孩子当作私有财产的家庭;父母望子成龙的心理过于严重的家庭。

  陶然说,家长们应该多了解一些网络知识,在孩子有了上瘾苗头时及时干预。另外,家长也需要多了解孩子的想法,学会与孩子沟通。这样,孩子就不会迷恋网络。

  治疗网瘾,80%不会再犯

  在采访中,陶然语气沉重地对记者说,网络成瘾带给一个家庭的打击往往是毁灭性的。像小明一家就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但他们还有挽回的机会。在每一个网络成瘾孩子的背后,往往都有长辈饱含泪水的眼睛。经常有40多岁的父母跑来问他,有了网瘾的孩子到底能不能治好。

  网瘾治疗的效果到底如何,这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可喜的是,专家们指出,网瘾是能治好的。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博士衣新发说,据美国心理学会研究,大部分人会在上网的第一年成瘾,日后逐渐消退。陶然也认为,对于症状最轻的网迷(一天上网4—5小时,一周上网次数达4—5天以上),用心理指导便可达到治疗效果。孙云晓认为,对于因学习失败而迷上网络的青少年,要给他们成功的体验,用丰富而充满希望的生活代替网络。

  不过,对于症状严重的青少年,药物治疗是十分必要的。陶然指出,患了网络成瘾症,人就进入病态,常伴有抑郁、焦虑、社交恐惧和强迫症。这时就要进行以药物为主、心理引导为辅的治疗。

  记者在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治疗中心看到,这里窗明几净,环境很好。医生们正给患者做心理辅导,陪着孩子干自己感兴趣的活动,如画画等。医院还给孩子们安排了游泳、打台球等活动。而在进行药物治疗时,都是针对具体症状,有抑郁症就吃抗抑郁药,有强迫症就用治强迫症的药。

  陶然还告诉记者,在给小明经进行治疗时,他们主要用的是抗抑郁药物。因为小明的症状比较严重,在进行心理治疗时,别人每天只用两三个小时,但是对他要用四五个小时。另外,因为小明已经辍学多年,为了让他感受一下学习氛围,在思想和心灵上产生震动,陶然还带他去清华、北大的校园里转了转。7月14日,陶然欣慰地告诉记者,小明已经回到南京,治疗效果很好,跟父母也有了很好的沟通。

  据陶然介绍,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治疗中心是国内第一家网瘾治疗机构。除此之外,团中央还在各地组织了一些训练营,主要是用军事化训练和管理的手段让孩子摆脱网瘾。他指出,经北京军区总医院治疗的患者,80%没有再次成瘾,剩下的大多都能认识到网络成瘾的危害。有一位青年出院时,父亲含着眼泪对他说:“儿子,你是我惟一的孩子。我第一次当父亲,没有经验。过去很多地方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儿子也哭着对父亲说:“爸,儿子今年19岁,第一次当儿子,没有经验。过去是我错了。以后,我们俩就当一对好父子吧。”两人抱头痛哭,在场者无不热泪盈眶。

  要对年轻一代有信心

  陶然说,我们不能因为有些青少年上网成瘾就否定网络,因为网络上有丰富的知识和资源,懂得利用网络,对青少年的成长和发育都有好处。

  对父母来说,首先要教孩子科学合理地应用网络资源,使之成为学习和事业的动力。孩子一旦有了网瘾,就像得了病,需要治疗和关怀,不能弃之不管。另外,家长要学会赏识孩子,还要告诉他,失败不要紧,积累经验最重要。

  其次,有关部门应切实负起责任。陶然说,沉迷于网络的孩子越来越多,社会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有关部门应该严格执行网吧管理标准,向孩子推广绿色游戏。另外,学校要向孩子普及网络知识,多进行一些有益的课外活动。

  7月7日,在《2005年中国5城市互联网使用状况及影响调查报告》发布会上,英国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所所长比尔·达顿和美国南加州大学教授杰夫·科尔都指出,现在,人们对网络信息的信任程度越来越低,这是一个“很健康的趋势”。这说明,面对网络,人们在成熟。对于年轻一代,我们应该有同样的信心。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张江高新园区华青路1699号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00-6366-888 400-0985-999 电话:021-58501956 58506068

上海冠瑞医用电子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8-2016 沪ICP备1200043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证书编号:(沪)-非经营性-2011-0170

冠瑞高电位治疗机

-->